很久以前的小短 今天早上看起來一切正常,
直到同事問我早餐吃了什麼。

「稀飯,配上 之味脆瓜和 之味面筋。」

「啥?」

「就是稀飯,配上 之味脆瓜和 之味面筋啊....」

忽然間發現自己遺漏了什麼,
一個字從我的嘴裡忽然消失,
尋不著,也喚不出,
就像循信義路一直往東走,卻找不到回程的仁什麼路。

那個字,
原來只為了留給妳而藏匿著,
只有妳,才會讓它出現。

是的,愛,我愛妳。

    全站熱搜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