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身為老師的你們,

怎麼看待你們跟學生間的角色投射及距離。

 


 

就像之前談到的,

身為老師,

如果你的目標是想要改變某個學生。

 

首先要問自己的,

就是你跟學生的距離有多遠?

 

只是擁有「老師」的稱號並不會讓你突然變成一個學生信任的人。

尤其如果你眼中的他是需要改變的,

那麼他跟你的初始距離,

一定相當遙遠。

 

否則哪還用的著你傷腦筋?

 

 

也就是說,

如果以學生為中心來忖度彼此的距離,

把學生當做太陽來看待的話。

 

當老師的,

不要覺得自己是水星、金星、或地球這麼近又這麼大。

 

 

 

 

 

其實,

我們差不多等同於月亮的地位......

 

不過就是學校這個星球旁邊的小小衛星罷了。

 

 

 

證明此一論點的理由有二,

一是,

學校看待特教老師,

其發揮最大功用的時機,

就是當特教老師站到學校與學生之間,成為一直線的時候。

 

我們美其名叫「橋樑」,

實際上發生的,是名為「日蝕」的自然現象。

學校靠著我們的自我膨脹,終於可以無視於太陽所帶來的刺眼強光。

 

 

再者,

無論特教老師擺出多麼親和的態度,

對於學生這個太陽來說,

你就是學校「那一邊」的人,

就算擋在學校前面伸出關懷的手臂,

在他眼中的你,

還是一樣遙遠且渺小。

 

最重要的,你的背後永遠都有學校的陰影存在。

 

 

當然,

我並不是打算花費這麼多篇幅,

只為了證明老師有多無力跟無用。

 

相對的,

這些話只是希望某些老師在投入深淵、背起十字架前,

先認識自己的極限跟位置。

 

 

如果一條路是漫長艱辛而充滿挫折,

那麼最有可能抵達終點的,不見得是認為自己什麼都可以的樂觀份子,

而是因為承認自己有所極限,

但仍然選擇上路的人。

 

 

因無所欲而無所鬱,

因無所求而無所懼。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