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我不知道我這篇是在寫什麼,

我是專門為了回應某人而寫,但又不想做的太明顯。
=============以下為本文分隔線=====================

我們的教育從私塾、從書院走向日本、走向美國,現在又有人要走向芬蘭。


從以師為尊,

到認為每個人都可以用一個標準去評鑑,高於基本就值得鼓勵,低於標準必須加強或淘汰,

到現在,我們慢慢發現,信任一個人在教育現場中十分重要,無論是老師信任學生,還是家長信任老師。



然後我們又發現,以評鑑淘汰不適任老師的機制,不見得優於找到問題或進步的方向再對老師加以輔導。
就像是我們對於不受教或不能教的學生,從以前的放棄責罵讓他轉學,到現在必須加以輔導並且試圖讓他不落後。

一樣從淘汰慢慢的走到輔導。


一直都是這樣子的,我們希望別人怎麼對待孩子,自己就要怎麼對待別人。




當然芬蘭的那一套,也不見得就是教育的終點站,

但以我個人認為,建立在互信的機制,會比建立在一個不信任的機制感受要好很多,

至少,我們是這麼在說對孩子的教育的。



評鑑沒有什麼不對,也沒有什麼不好,
但是來自善意的評鑑,跟來自惡意的評鑑,縱使方法一樣,
給人的感受,之後的因應,一定會不一樣。


一直都是這樣子的,任何一種言語或態度出現,就一定會帶來影響。



另,我同意樓上所說,
其實進場機制一直都有問題,
而且有可能是更大的關鍵。
但感覺這部份比較沒有人關心。

有人想談,再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rdy0914 的頭像
birdy0914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