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

自己也有踏入研究所的一天。

 

這般情景,

是去年還和大學長坐在研習會場,

討論著教授與同業之間共犯結構的自己,

完全預料不到的光景。

 

 

做這個選擇的理由有一些,

但不是本篇的重點。

 

想聊的其實在於,

即便朝著很不像自己的方向走了一步,

我仍舊無法克制的帶著莫名堅持前進。

 

可能也算是骨子裡的劣根性吧。

 

 

研究所推甄所需要的書面資料中,

有一項是推薦函的部份。

心知肚明如果嘗試,應該可以找到人幫自己背書,

卻始終沒有跟任何人開口。

 

 

理由之一當然是我心虛。

這幾年來雖然有些機會在某些場合講些什麼話,

但其實我一直覺得,

那些可能得到的評價,

一大半來自於我的言談,

卻不見得代表真正實力的反映。

 

也就是說,

我心知肚明於自己根本還算是個半瓶水,

比起一些真的一直努力耕耘的人,

我只不過是多了些說話的愚勇,

以致於看起來像是一回事罷了,

如果要讓一些誤會我的人說出其實並不屬於我的讚美,

心中的心虛其實大過一切。

 

 

 

另一方面,

則是我越來越覺得,

不想將生命花費在遮遮掩掩的臆測上。

因為知道自己是怎麼樣子的人,

又想要把自己有限的時間花在真正需要的人上,

所以只好真誠待人,讓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的人出現。

而且,

只要我知道自己是以真誠的面貌對待任何一個人,

那麼不管接觸過後的結果如何、他人的選擇如何

我都願意承擔而且不後悔。

 

要說這是一種市場機制也並無不可。

 

 

所以我寄了真正屬於我自己的書面資料;

所以我帶著真正的自己走入口試會場;

所以我在講不出話來的時候明白告訴教授其實我很緊張....

 

然後我現在真的進了研究所。

 

 

而且心中沒有一點包袱。

 

 

既然你們看到了真正的我,而且願意接受,

那我就會用這樣的態度及樣貌面對研究生涯的每一天,

繼續做我想做的、說我想說的。

 

要說是一種任性也好,

但那是我唯一所能給予的、真心且微小的回報。

 

 

 

 

就算我 始終走不到盡頭 也沒有人能阻擋我 相信就能夠

黑暗中 還有太陽在前方 我最驕傲的信仰 不會再落下

                                           by Tizzy Bac / 太陽快跑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