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是需要出口,

總是會有一些自我療癒的方式。

所以心情太好或太不好的人恐怕不適合閱讀這篇。

 

 

沒特別想看請跳過

 

 

 

 我是我媽娘家唯一的外孫,

 而因為大舅舅家長年在外地生活,

 二舅舅家的小孩則是都比我小很多。


 所以童年有一段時間,會在外婆身邊打轉的孫子只有我而已。

 外婆總是叫我「金孫耶~」

 那時我雖然不很精確的懂得那句台語的意思,

 但也知道她很疼我。



 小時候的我很會跑,

 在外婆家根本坐不住,(我媽都用台語的「掐」形容我...)

 有時候外婆在門口跟鄰居聊天,
 我會從門縫中一溜煙鑽出去,然後就開始在鄉間小路狂奔。


 外婆就一邊喊著:「birdy又跑出去了啦!」一邊追我。

 最後的景象通常都是一個老人牽著一個舔著糖果或拿著新玩具的小孩回家。



 「以後我結婚,一定會請外婆坐大位」我都這樣跟她講。

 「好好好!birdy結婚我會去坐大位...」她也都這樣回答



 高中畢業後,我離開家到北部念書。

 回家的機會其實不多,

 能到外婆家的時間就更少。




 外婆總是看到我又是「金孫耶~」的叫我,

 而且也總是在我要離開的時候,會塞一張蔣中正給我...(請勿猜測原po年紀)

 「不要給他那麼多錢,他會亂花」我娘總是這樣念她。


 但外婆總是會硬塞給我,她說怕我在外地臨時有急用。

 (所以我還真的很愛去外婆家XD)

 然後每次我從她家離開,從她住的四樓走到樓下,

 總是會在巷口看到她從陽台探出頭來,

 跟我揮手說再見。



 我也會揮手跟她說再見,一遍又一遍。



 後來外婆漸漸老了,

 也慢慢的出現了阿茲海默的症狀,

 她會忘記很多事情、忘記吃飯、忘記自己已經從鄉下搬到都市,

 老是念著要回老家,那個已經沒有人的老家。


 可是她總是會記得我,

 知道birdy就是她的金孫,總是會在我去看她的時候開心的看著我,

 總是稱呼我的女朋友是「那個第一名」(我女朋友曾經是研究所榜首)


 縱使他有時候會忽然問我:「你小孩現在幾歲了?」

 縱使她不再走到陽台跟我揮手道別,

 但我還是知道她記得我是誰。


 有些人的某個表情,是專屬於某個人的,而我永遠認得。




 我和我老婆其實是很愛拖延的人,

 老是覺得結婚不是很必須的事情。

 所以一直拖延著,沒有想到在我們長大的時候,身邊的人卻可能老的更快。




 去年,

 我娘終於忍不住,開始主動要求我們規劃婚事,也主動提起要雙方家長見面的事情。

 我們在看南部宴客的餐廳時,

 有一樓場地跟三樓場地可以選,三樓的場地很好,但卻沒有電梯可以上去。

 「我擔心外婆走不上去...」我娘說。

 「我們用搬的用抱的也抱的上去吧,我想要呈現最好的給她看」我回答



 時間終於在雙方家庭你喬一下我改一下後敲定,四月初訂婚、四月底結婚。


 二月底,

 外婆中風了。

 再次住院的她,

 這次雖然順利回家,

 但卻再也沒有下床走過,也幾乎沒有再開口說過什麼話、認清過什麼人。



 我娘老是說她自己可以處理,不需要我回家幫忙,

 正在婚事和工作兩頭燒的我也順理成章的偷懶了。




 我娘在訂婚的前一天去幫她洗澡,

 邊洗邊跟她聊天,

 「我們家birdy明天要去彰化訂婚喔!下下禮拜要結婚了,

  所以最近我會很忙,沒時間每天來幫你洗澡。

  妳之前都說要去坐大位,可是現在妳身體不好,

  沒有辦法承受太遠的旅程,所以沒有辦法帶妳去。

  那你在家要一直念佛,順便祝福birdy訂婚結婚一切順利喔!」



 我娘說那一刻她覺得很怪,

 因為外婆忽然轉頭過來看她,看她的眼神十分澄澈,

 彷彿了解我娘說的一切。





 四月十日,星期六,我的訂婚圓滿結束,




 四月十三日,星期二,外婆過世了。

 在我娘的懷抱中,她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娘說我正在大喜的期間,不適合回家幫忙。





 四月十九日,星期一,外婆告別式。

 我沒有到,

 我在台北把已經做好的交往歷程影片專案檔打開,

 把從以前到現在幫外婆照過的照片做成影片檔,加在最前面,


 其中包含我二月份最後一次看到她時所拍的。

 那時她還認得我,知道我快要結婚。

 我沒看過她中風後只能躺在病床上讓人照顧的樣子,

 也沒看過我娘到底幫她挑了什麼衣服讓她漂漂亮亮的回老家。



 我心中只存在著她最疼我、每次都衝著我笑的樣子。

 我在自己的小空間裡邊做邊哭,哭到必須要另外用文字檔把文案存起來,

 以免看著照片沒有辦法打字。



 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五,我結婚的日子。

 婚宴的餐廳剛好跟外婆告別式的場所在同一條路上,路頭跟路尾的差別而已。

 我媽自己淡淡的說:

「沒想到我會在一個禮拜內,把我人生最重要的兩個擔子卸下。」


 外婆的影片在婚宴所有一切的開始前放映。

 我不知道那時仍然擾攘的賓客有多少人注意到。

 但我媽媽家的親戚都說他們有看到,


 我只知道我靜靜的牽著老婆的手,一直看著外婆的身影,

 忍住不要讓眼淚流下來。

 

 

 

      我相信她一定在場,坐大位,看著她的金孫結婚。




 

 

 

 

      阿嬤 再見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ney
  • 好感人啊!我也掉淚了.....
    真的 要好好珍惜人之間的緣分
    尤其敬老盡孝更是要及時才不會有缺憾
    謝謝老哥這篇文章的提醒 只要有行動 相信都不會太晚的:)
  • CKL63
  • 嗚~我哭了~ 阿嬤~掰掰~

    看到你寫告別式"路頭跟路尾"這邊,
    我想的是
    阿嬤一定是微笑參予寶貝金孫這人生的婚宴大事,

    帶著阿嬤給你美好,繼續人生!加油!
  • milk
  • 突然間想到本來打死不看醫生的外婆,
    在身體已經承受不住痛苦的時候,
    面對醫生的住院要求,
    用小孩一樣乖乖表情微笑說好的神情......
    接著我的生命,也跟著失去了重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