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

日本知名的劇作家野島伸司,

專注於映照社會現實中最令人不忍正視的黑暗面,

藉此創造出許多部令人咬著牙才能看完的戲劇。

 

聖者的行進、無家可歸的小孩、高校教師、人間失格...

謀殺、罷凌、受虐、畸戀、障礙,

任一事件的發生都可能造成一般人生活的顛覆,

卻常常在野島的劇中一股腦的傾倒在主要角色身上,

讓他們在夾擠及鞭笞中匍匐爬向那等待許久的崖邊。

 

在「無家可歸的小孩」中,

主角相澤鈴失去了母親、被父親虐待,

唯一善待他的老師因故背叛...

任何一個片段都可以帶來毀滅般的結束,

而也或許,在任何一個片段放棄生存,都可能比撐到結局還要來得美好。

野島卻常殘忍的給予劇中人一條垂下的蜘蛛絲,

如同陪伴著相澤鈴的那隻狗,

既是繼續活著的寄託,也是苦痛之路延續的推手。

彷彿沒有讓觀眾們欣賞到希望與良善從心中徹底剝除的那一刻,

就不該讓角色們提早墜入地獄似的,

那條仍然受著偶師操弄著的蜘蛛絲。

 

 

微光的存在若是引導著無盡的黑暗,那是否可能比黑暗本身還要殘忍?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略記錄一下最近跟某人聊到的事情。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像是每年一次的儀式似的,

我又參加了公視節目的特映會。

 

「青春發言人」

一個兒少新聞節目,

其實分不太出來,到底它長得比較像新聞、還是像節目,

但我還滿喜歡這種包容在一起的感覺。

 

倒也不見得是對新節目的好奇,

驅使我一得知消息就舉手答又。

而比較像是在參與老朋友一年一度的成果發表,

為了看到熟悉的人,仍然在她的理想中努力著。

 

那種「很高興妳還在」的溫暖,

是可以收在心中,當做自己的動能的。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有所覺悟了嗎?」他這麼對她說。

他們這個族群,並不是那麼的讓所有人接受的。

 

「一旦妳擁有了這種眼光,

妳就無法再次的遮掩,但我歡迎妳。」他敞開雙臂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邪教檢查表原文請至此參閱

 

1. 在這個團體中,你彷彿能找到過去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他們非常清楚,什麼是你在找尋的。

相似:特教在找尋的,就是一個能夠符合所有學生需求、以人為本的教育模式。


2. 當你一接觸這個組織,你對世界萬物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相似:你不再從教材去看怎麼引導學生學習,而是針對學生而去選擇、調整教材。

不是學生學不會,而是老師還沒找到教的方法。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