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時覺得,

老師,尤其是特教掛的老師,

很容易期待自己能夠有「歷史定位」。

 

我必須說,那真的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所謂歷史定位並非說要在教育界達到什麼地位,

或是在中台雙方的統一之路上扮演什麼角色(笑),

而是一種「期待效果或改變的心態」。

 

人有夢想當然是好事,

但當你的目標跟人有關,

那麼就請不要玩李恕權的那套

「如果五年後我想要達到什麼,」

那麼逆推回來我這一二三四年要做的事情就昭然若揭了」的夢想實踐法。

 

因為我們不是神,

所以請不要假裝自己可以改變人。

 

嘗試過改變伴侶的壞習慣沒有?

嘗試過跟自己爸媽溝通觀念沒有?

嘗試過勸身邊的好朋友感情不是這樣談的沒有?

成功的有沒有?失敗的有沒有?

 

那麼對學生來說,你哪位?要人家改變?

 

你跟學生相處的時間比家長少、比導師少,

只比科任老師多一點,

是在跟人家搶著背什麼十字架?

 

無論是期待一個目標、一個改變,

對老師來說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把自己的成就跟孩子的成就掛勾,

不但對孩子是個壓力,對自己也是種折磨。

 

然後往往你還沒對孩子放棄,就已經開始對自己放棄了。

 

何苦?

 

 

 

 

全站熱搜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