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略記錄一下最近跟某人聊到的事情。

 

 

 

某人近幾年的工作壓力重了些,

但真正讓她心煩的並不只是工作的繁雜,

而是大環境、小環境、個案本身均不如預期所交織出的網欄,

牢牢的箍緊著她。

 

「當我剛進入這個領域的時候,

面對前輩的交代--要做好保護自己的工作--感到不解,

為什麼不把時間精力花在對個案有利的事情上?而要做那麼多最後只是求個自保?」

「但我現在開始覺得,

如果環境是這樣、個案本身也有太多使不上力的地方,

好像也只能降低標準,並強迫自己接受了。

這樣的環境不會讓人很無奈嗎?我真的失去熱情了嗎?」

 

 

我其實很想表達的是,

所謂的熱情,有時候只是被包裝過的自私及個人主義。

 

教育,或者是任何一個領域,

都並不是一個人可以扭轉整體,

或是一個人可以輕易扭轉另一個人、事、物的。

 

無論對於個案、或對環境有多少急迫的惡感,或是有多少美好的想像,

真正的行動,

不該脫離現實而為、不該不考慮現實而為。

 

這並不是妥協或市劊,而應該視為一種溫柔的體貼。

 

特教理念是什麼?

找到孩子及環境的現況,建構出未來的想像,

然後,想辦法一起走下一步。

沒人跟上,是因為你走的太快,

不是人家都在阻礙。

 

行動,

永遠該是根基於現況,然後往下踩的那一步,

踩穩了,才有更下一步。

 

政策太糟糕、學校沒理念、導師沒觀念、學生沒動機,

並不是阻礙,而是現況。

找出適合現況的期待、

做出讓現況好一點點的行動,

然後等、再等、再等。

 

螳臂擋車的失敗不是因為牠去擋,

而是牠擋錯了角度和地方。

站在一個時間永續、教育永遠需要調整的時間流中,

要學習側身到那輛車的旁邊,

陪伴著一起奔跑,然後,嘗試讓它偏離原來的軌道一點點。

 

看過太空船怎麼登陸行星嗎?

先找到行星的軌道,

與它一同運行、慢慢靠近,

然後才能登陸陪伴。

 

陪伴他很久,偏離一點點。

 

只要有一點又一點的偏離,

我們就有可能在遙遠的距離後,拉出一條漂亮但半徑超長的圓弧線。

 

可能那個時候陪伴的人不是我們了,

但至少,我們不是在第一時間喪命輪下,

成為他墜入真正的地獄前,輪胎下那未曾被放在心上的爛泥巴。

 

 

人類太強了,也自以為太強了,

在沒有考慮好地球的承受度時,

就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達成他們美好生活的夢想。

 

所以你就可以知道,地球現在的樣子。

 

那有沒有可能,

教育現場、第一線老師、個案本身,

也有他們現在必須被理解、被體貼的承受力呢?

 

教授對老師、

老師對學生、

特教對普教。

熱血或一頭熱、人類和資源。

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所舖成。

 

如果因為現況而感到無奈,

也許換個角度想,

這也是一種帶著理解的等待。

 

沒有人要誰放棄目標和夢想,

但請學習古老的天文學家們,

當他們終於確認,地球是繞著太陽轉的時候,

一定是欣喜若狂,

再去一一驗證過去的假設、推想未解決的問題。

 

而不是抱怨著為何不是太陽繞著地球轉、

這樣的現實虛耗了他太多的時間吧?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