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所覺悟了嗎?」他這麼對她說。

他們這個族群,並不是那麼的讓所有人接受的。

 

「一旦妳擁有了這種眼光,

妳就無法再次的遮掩,但我歡迎妳。」他敞開雙臂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的,

他帶著她看見了另外的新世界,

用新的眼光看待一切的付出與接收、主與受。

 

「以前的妳都是被動的,

現在需要的,是你的主動。」

 

「以前妳的心中只有唯一,

現在妳要認知自己只是之一,但是最重要的之一。」她自小認知的藩籬慢慢消融。

 

「愛的面貌有很多種,每一個個體與個體之間,

都可以擁有他們之間唯一的一種面貌,專屬於他們的。」他這麼的形容自己的理想,關於愛的。

 

「妳只要一直跟著我,就會得到真正的幸福。」他曾經捧著她的臉,

誠懇的話語在她心中定下了錨。

 

她慢慢的開始相信,用自己的生命與付出,

品嚐著這一切。

縱使她離過去的朋友、家人越來越遠,

已經分不清是她遠離了他們,還是他們切割了她。

即便是類似關係的圈圈,也都各自有著自己的籠,無法跨越。

 

「沒關係,我本來就選擇了一條少人理解的路,但我仍然擁有著愛。」

 

 

變調卻比想像中來的快,

就當他表示,她已經正式在他心中劃下烙印時。

 

「妳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

一開始她雖然享受著這種佔有慾,

但當這個需求無止境的放大,她的行蹤、她做了什麼、跟了誰見面,

都得一五一十的稟告。

手機沒接到,一個小時之內沒回撥,就得面對他的冷嘲熱諷。

 

 

「妳如果真的懂愛,就應該知道要這麼做。」

他有著自己衡量愛的方式,

她只能揣測著,

偏偏他每天都伴隨著情緒而有著不同的要求,

讓她招架不來也無法適應。

 

 

「達不到我的要求,就代表妳還不夠愛。」

這些負面的話語啃噬著她,

讓她懷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懂愛,還是不懂怎麼去愛,

為何投入了這麼多,卻無法讓深愛的他感受,用溫柔的眼神關愛她?

 

有如無底洞般的索求,每日吞噬著她;有如溺水般的悶與窒礙,在她的生活中充斥著,

這場愛戀能撐多久?這條孤獨的路能走多久?

他真的是珍惜她的付出嗎?

 

 

「妳的他,根本就是恐怖情人吧?」唯一還沒背棄她的朋友,

有次在她偷偷溜出來透口氣的空檔,這樣說著。

「自戀、不安全感、邊緣、情緒起伏大,根本都是恐怖情人的標準樣貌啊。」

 

 

「可能是吧~」她嘆口氣。

「真的好痛苦喔,可是我也沒有辦法,都投入這麼多感情了,回的了頭嗎?失去了他我還剩下什麼?就只能這樣吧~」她繼續幽幽地說。

 

 

「沒辦法?妳為什麼要一直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啊?」朋友難以置信。

 

 

「妳不懂啦,我要回去繼續寫IEP了...」背起包包,她起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