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心得的第一句話提到「照例丟一下影片好了」,

但其實之前的心得根本就沒有丟過任何影片啊-___-

頂多就是在閒聊的時候有丟過幾個連結而已,

果然習俗這種事情有時來源本身就很奧妙。

 


照例丟一下影片好了,
我很喜歡這個MV,每每看了很多感觸。
哀傷中帶著希望,人大概都是這麼交織複雜的活著吧。

說到這種青澀時期的撞牆期或孤獨感,
感覺大家好像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樣的症頭。
畢竟這個時期也正要從同儕中抽離,
進行自我印象的形塑。

這樣說來好像就不能以「怪」來當做判定資優的依據了?
當每個人都怪的時候,
怪就是另外一種普通。

但如果這麼多資優生都有這樣的問題,
而且有較「一般人」嚴重的傾向。
那麼也許在他們敏捷的反應之下,
確實也藏了一顆敏感的心。

偏偏資優特質中的執著配上這樣的敏感度,
確實可能造成一些一般人難以想像且難解的「症狀」。

那麼說是資優一種病,未嘗沒有幾分道理。

只是這個撞牆期感覺跟重感冒一樣沒有特效藥,
想要痊癒,還是自己本身的療癒能力重要,
旁邊的人最適合的角色,應該還是盡力當個陪伴者,
還有看入你眼睛,堅定的那句「一切都會ok的」。

偏偏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讓人有種尋找同伴的傾向,
這種傾向不但讓人畏懼和別人不一樣,
更畏懼「有人和我們不一樣」。

所以有好多群體中的「我們」,只好想辦法抹剎那個「有人」了。

這樣說來,最有可能陪伴在孩子身邊,
也必須以專業態度面對他們的老師們,
擁有一顆無比正向的心,
在他們還莫名其妙於自己的怪異時,
願意包容與等待,也許比什麼都重要吧。

等到他們終於度過,
你會發現其中還是有人怪,
但至少你知道,他們是「選擇」讓自己繼續怪下去。
無論世界對他們怎麼樣,
至少他們會嘗試在怪異中快樂。

「珍惜自己的特別之處」,
是曾經身邊的人,
在惶恐於自己的格格不入,
在掙扎於要不要跟著大家走同樣的路時,
我所給予的衷心建議。

高中時代看過一部卡通,裡面有段很有趣的描述,
縱使到現在我還沒成功查證他的真偽,
卻也是我常常告訴身邊人的一段故事:


猴子是群居的動物,
猴群裡當然也有位階高低之分,
但這樣的階級也讓群體產生有效的合作模式。

但往往在幾年之後,
總會有一隻猴子,離開自己的猴群,
跑到另外一個群體裡去生活。

新的猴群會相當看不順眼這隻新來的異端猴,
往往把牠打的頭破血流。

但其實,
如果猴群沒有這隻外來的猴子,
往往會在幾代之後因為近親繁殖的關係導致毀滅。

因此像這樣離群的猴子對於任何一個猴群來說,
都是存歿興亡的關鍵 

 

我的天才噩夢,
其實我不反對人做噩夢,
傷痛往往帶來一些成長,
烙在身上的印記也形成了另外一種識別。

最令人開心的事情,
就是噩夢終會離去,黎明終會來臨。

但迎向光明的先決條件,
是要有勇氣打開眼睛。

========================
時間從來不回答
Time goes by without a trace 

生命從來不喧嘩
Life goes on without fanfare

就算只有片刻 我也不害怕
Don't be afraid of any moment that you have

是片刻組成永恆哪
Life goes on and on and on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