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寫這一篇一段時間了,

但一直到今天才有這個衝動寫下來。

該感謝上面的人嗎?

 

 

今年台北市開了16個缺。

 

我們這個領域也不過140個人,

這16個缺已經超過了一成。

 

所以有十分之一的我們消失了,

還不包含決定要留職停薪、默默更換職位的那些,

但我卻不知道他們是哪些人。

 

其實很想知道他們是誰,

因為一定會有我看過、打過招呼、甚至聊過天的人。

 

今年的畢業學生曾經問過我:

「我們為了學校想了那麼多、做了那麼多,以後有誰會記得這是我們開始的?」

我回答: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記得,

  但如果你真的需要一個確切的答案,

   那麼我現在告訴你,我一定會記得,

   我會記得,而且我會負責把你們的故事告訴學弟妹們,

   會把你們的名字和做的事,記錄在這些被你們創造的歷史上。」

我就是這麼堅定的說出這些話,

因為希望他們的努力都可以被看見、聲音都可以被聽見。

引領他們走向另一個世界的我,必須第一個承擔代表世界去回應他們的任務。

 

 

但現在我自己身邊消失了16個人,

卻連這些人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不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這個城市裡,這個領域的我們就只有140個夥伴,

那麼我們或你們應該要想辦法記得,

到底誰正在、或曾在這個領域努力過。

我們應該要想辦法記得這16個人的名字,

把他們可能曾經有的願景、期待、開心、傷心都記錄下來。

 

然後我們帶著夢想和遺憾轉身繼續前進。

 

 

因為就在今天,

我們深刻知道,

沒有人會願意幫我們記得這些。

連理應最了解這個城市的我們到底發生些什麼的「那些人」,

都只說了「沒有研究」。

 

然後那些人會再次的告訴新來的我們說:

「你們只要做好自己(我們叫你做)的事情就好了。」

或是像今天一樣,

在說出來前踩了煞車的那句:

「你們不做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做。」

 

我們還要這樣被對待多久?

 

 

其實跟學生一樣,

在我們之中少了任何一個,

都該被視為大事。

16個人不僅僅代表著一個「剛好今年比較多」的數字,

他們應該是要被記得的名字、

被記錄下的故事。

 

而我們是最該記得他們的人,

除了因為他們是夥伴。

還因為在旅程中有時必須提醒自己,

我們是帶著哪些人曾經但未竟的夢想在繼續前進。

 

 

所以,

我要在這邊講這個故事,這第16分之一的故事。

 

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

是少數我會在心中默默的覺得:

「這個人不管做些什麼,我都相信他會做的很好」的人。

(也就是比我認真一百倍的那種人)

 

 

有段時間我連打給他兩三次要約吃飯,

他都說「我很忙耶!」

「那天?我要帶學生去比賽。」

「那天?我們家長辦了一個活動我非去不可。」

甚至有次我約他,約到最後是他約我去幫他處理學生的事情。

 

然後有一天,他帶著疲憊告訴我:

「我真的覺得我好忙,但我不知道到底忙這些要做什麼?

   還越來越累,我不想一輩子做這些事情。」

 

最後終於到了最近這一天,

他告訴我,

「那16個缺當中有一個是我的,以後我不會再回來了。」

我問他:

「你為什麼要走?」

他反問我:

「你為什麼要留?這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嗎?人家有珍惜你做的嗎?」

 

我知道去留是一個選擇問題,

是一種「生涯規劃」。

但馬雲也說過,

會離職的員工只有兩個原因:

「錢,給的不夠」和「心,委屈了」。

 

會挑這條路的都不會是為了第一件事,

所以會離開也通常是為了第二件事。

 

 

 

於是今天早上在和「那些人」開會之前,

我衝到了他的公司,

對他說:「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留下你所有的資料。」

 

然後我看著他一本一本、一件一件的說著

「這是我上什麼課會用到的」、

「這個你可以拿來這麼用」、

一面細數,一面把他櫃子裡的東西放到我的腳邊:

「你都可以拿去沒關係,反正我以後用不到了。」

 

而在我慢慢把所有的東西搬上車的同時,

心情也隨著車子一樣越來越沈重。

 

其中一個我們,

就在眼前一片一片的,

卸下他與我們之間的聯繫。

 

那些東西對我來說,

一點都不是很開心以後可以拿來用的資料,

而是一段即將被放棄的人生。

 

 

有些人是留不住的,

所以我只能努力的用各種方式去記得,

然後想盡辦法留住他的痕跡。

 

 

在說也許是這輩子最後一次的再見之前,

我問他:「為什麼你都不把不滿說出來?」

 

他之所以是他,是因為同樣的答案他也曾經回答過我,

雖然是在面對不同的問題上:

「我只說話給那些真心想聽的人聽。」

 

 

 

然後我帶著這些心情來到「那些人」的會議現場,

再次體會到他的那句「我只想說話給想聽的人聽」。

也再次確認了,那些人其實沒有愛我們,

因為除了終於遮掩不住的厭惡之外,

他們並沒有像他們口中所說的「我們是夥伴」一樣,

關心我們之中到底是誰要離開、為什麼要離開。

 

難道不該關心嗎?如果真的是夥伴的話。

 

這16個人不只是數字而已,

也根本無關其中哪些是退休、哪些是增班、

哪些是本來就很爛的咖終於離開的比例問題。

而是有一些人,

我們根本一個都不該讓他們走。

 

當任何一個我們,

都需要經過五年以上慢慢成熟、十年以上慢慢得心應手,

那麼所有在這個歷程中努力的人,

都根本不應該輕易的放手。

 

到底是誰可以有資格覺得,

因為我們開始不聽話了,

所以把我們換掉一點損失都沒有?

 

 

也許真的是我們該努力愛自己的時候了。

 

 

我教我的學生要對世界反饋;

我教我的學生不要盲從書櫃;

我教我的學生不要輕易服從權威,

我教我的學生要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

所以我也必須做同樣的事情、堅持同樣的信念,

只因想給的不只是話語,還有一個他們可以追逐的身影。

 

我會因為這樣而繼續堅持當一隻烏鴉,

哪怕今天只有喜鵲會被善待與餵食。

 

  

可是在一切繼續之前,

我真的好想知道,其他的十六分之一故事。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h-Yi Lee
  • 我教我的學生要對世界反饋;
    我教我的學生不要盲從書櫃;
    我教我的學生不要輕易服從權威,
    我教我的學生要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
    所以我也必須做同樣的事情、堅持同樣的信念,
    只因想給的不只是話語,還有一個他們可以追逐的身影。
    我會因為這樣而繼續堅持當一隻烏鴉,
    哪怕今天只有喜鵲會被善待與餵食。
    喜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