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嘴巴說不想再討論教師議題,

不過翻翻舊文章後發現還是有些話想說。

(身體卻是誠實的?)

 

 

因為最近又開始沸沸揚揚的教師福利問題,

想起了存放在倉庫的這堆舊文

 

隨手一翻才發現,

這一串文章是2008年10月29日產出的,

距今剛好快要4年,

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巧合,10月份好像事情特別多? 

 

時間變了,眾人的言論好像沒有多大改變,

所以忍不住複習了一下之前寫的,

發現其實現在想講的一切,當時就講過了,

只是分散在各篇文章裡。

 

 

 

我知道大多數人都懂得所謂軍公教福利有其時代背景,

而比起軍及公,大多數的教師其實根本沒有參與這些制度制定的機會。

因此要把明明是政府在規劃「所有退休制度」時都出現問題,

但卻硬要在勞保先出現危機時說你看你們明明對老師比較好,他們的退休金會晚十年才破產,

然後開始指責老師不公不義是很遷怒而且完全是被政治操作的事情。

 

但知道是一回事,

心中有不滿時會不會隨口跟著大家酸幾句又是另外一回事,

反正老師就是國家的米蟲活該被罵。

 

我懂, 

因此我根本很懶得針對這些被製造出來的單一議題進行回應,

今天是退休金、明天是寒暑假、後天又會是什麼?

 

 

但我非常非常想表達的一點是,

教育的場域不會只是存在於學校的師生關係中,

整個家庭以及社會的言論或氛圍都會影響你茲茲念念要培育的下一代。

 

我是老師沒錯,但你不會只是一個哭么的民眾,你還會是一個孩子的家長。

 

而我們到底在表現什麼樣的社會氛圍與現實給孩子看?

 

其一,無論你之前是個怎樣或現在是怎樣的人,

         只因為你選擇當了_____所以被罵是活該,那是你們的原罪。

        
        說真的,我們不是因為選擇老師這個職業以後,
        才開始令人做噁、怨天尤人、抱怨連連的。
 
        我們的成長背景、環境、受教育的狀況,縱使不同,
        也跟大多數人大同小異。

        如果我們令人討厭,
        那麼我們應該從小就令人討厭,
        如果我們愛抱怨,
        我們應該從小就是個愛抱怨、不得人疼的小孩。

        很奇怪的是,

        很多小孩會跟自己的父母說:

       「我哪有亂交朋友,某某雖然___不好,但是他____還不錯啊!幹嘛一直說他是壞朋友。」

        但我想這些父母們你們成功了,因為這些小朋友長大後都不見了,

        否則我們怎麼會一船人都被一竿子打翻?

 

 

其二,發生問題,不需要去思考該怎麼解決,只需要找到是誰犯了錯。

       

        白宮夜未眠裡麥克道格拉斯在最後的演講中批評對手:

        「鮑伯朗森對解決問題沒有興趣,

           他只在乎兩點--告訴你事情有多嚴重,然後告訴你都是誰害的。」

       因此勞工把老師拖下水、老師把軍人拖下水,到今天連立法委員都被拖下水了。

       我們的政府卻聰明到一直等待社會氛圍形成,看這些人最不爽哪件事,就拿這件事開刀,

       解決給大家看,告訴大家政府了解他們的明白,

       然後在輿論稍微滿足時等待大家淡忘真正的問題。

 

       

      

如果你有那麼一點認同現實社會是最好的教育環境的話,

那麼很抱歉這就是我們整體呈現給孩子看的樣貌。

 

是的,從上一句開始的「我們」已經包括「你」了。

在面對孩子的情境中,

「我們」都是同一陣線的人,同樣希望下一代可以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而努力。

 

但偏偏,

我們一點都不像是同一國的。

 

一點也不像。 

 

 

也就是說,其實在孩子的學習旅程中,

他身邊的團隊--也就是你我,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且合作。



理論上,

家長是唯一可能願意無條件為孩子付出的人,

老師是唯一不直接領父母薪水,卻也應當立誓要為孩子付出的人。


兩種群體,沒有從屬關係,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

因此家長可以專注於為自己的孩子考量,

而教師卻可以因為自己的教育專業選擇在適當的時候跟家長說很抱歉我必須有所堅持。

然後都是孩子成長歷程中應該會存在的戰友。


是戰友,是夥伴。





但現在呢?

原來離開了學校之後,孩子回到你手上以後,

我們在社會上、在階級上,其實是敵人?

 


孩子看著你每天早上親手把他交給你昨天晚上口中的敵人跟米蟲,

他怎麼會相信我?

他怎麼會相信你?








最後一個問題,

在你們跟政府之間的約定發生問題時,

你們選擇用這麼多言語及行動來污名我們,批評我們,討厭我們。

 

那麼在這麼多年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聽過了這麼多指責跟批評後,

當我們發現原來你們所表現出來的樣貌,

就是我們理應合作想要塑造獨立思考,不因人廢言的教育目標完全失敗的表徵時。

 

           我們可不可以選擇像你們討厭我們一樣的討厭你們呢?親愛的戰友們?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心有戚戚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