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離的(一)在這裡

如果太閒的話可以看一下,

但其實跟今天要講的沒有太大差異。




認識我久一點的人也許會知道,

我幾乎不在公司裡吃午餐,

就算有這樣的狀況,也通常不會跟公司的人一起吃。


辦活動的時候,

我不吃客戶準備的餐點,

這部份的理由之一當然是因為我認為辦活動的人理應要最後吃飯,

以避免活動中有人員沒吃飽。


但其實兩件事情有非常類似的理由,

那就是我不想要讓自己靠某些人太近。


尤其這些人平常在你的周圍,

對你三分之一的生活發生影響。


那我認為更有需要給予自己一個空間,

以避免在沒有任何深思熟慮下,跟著一群人盲目的前進。



你是自己想要這麼做的?還是只是單純習慣?

你現在是這麼想的,但換個角度的人,會有怎樣的想法?


午餐時間在外的漫步,

為的是放我的思緒出來閒晃。

當你在休息時放眼所及都還是工作用的設備和工作時會碰到的人,

我覺得很難讓自己換另一種角度跟身分審視正在做的事情。



你可以繼續想工作,但也可以想自己在某些事情上為什麼選擇做或不做,

感情、生活、社會、生命...

你的腦袋可以跳脫到另一個空間,

當你再次回來的時候,

也許很多問題因為你換的另一個角度而已經不再是問題。


那對我來說才叫休息。




另外,可以的話,我希望在同一個領域中,不要有太多長得一樣的人。

改變世界的永遠都是少數人,

人類的智力只會隨著群眾的數量增多而急遽降低。

 


雖然很多父母不喜歡小孩看卡通或漫畫,

但說實話,

在我長大後幾個堅信不移卻又一直得到驗證的想法,

漫畫跟卡通佔據了很大的比重。

其中一個概念,就是所謂的「異端猴」。

 

這概念來自1993年放映,由小說改編的「無責任艦長」,

裡面有個三船提督,對主角泰勒所下的評語:


「猴子們以猴王為首,過著很有紀律的生活。

但是每過幾年,一定會有一隻異端的猴子出現。

這隻猴子離開自己的族群去接近其它的族群,但不被接納而被修理的滿身是血。

但是這種不合群傢伙的存在,反而顯得十分的珍貴;

因為有異端的出現,方才使得族群間的血統得以互相交換,

防止同族的血統因太過純粹而導致絕滅。泰勒對軍方而言,正是這種角色。」



所以我幾乎不會在進入一個團體的早期有太多的言論,

最大的重點有二,

其一是因為我不知道這個團體對於異己是抱持著怎樣的概念;

其二就是我還沒有長大,

還沒有長大的人,講出來的話通常都是廢話,

而廢話講太多的人,在別人眼中永遠很難長大。


知道自己討人厭,

也了解自己必須討人厭。

大概就是我對自身角色所下的註解。

 



工作的夥伴就是工作上的夥伴,

理應工作的時候見面,

下工的時候不見。

如果要成為生活上的朋友,

那當然要有能夠一起分享的事物,

願意一起分享彼此的時間。


沒有那種因為工作在一起就必須要感情很好不離不棄挺你到底的道理


與其讓某些人有那種「既然是同一條船上那當然就要一無反顧的互相cover」的錯覺,

導致在某些情況對我有錯誤的期待,

那不如一開始就把距離拉遠一點,

至少我的想法跟作法可以由我自己掌控。



而當我表達同意你的時候,就是真的同意你。


 

抽離,

是為了堅持我的真誠。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