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邊發生了一件事,
說嚴重也不能說嚴重,只是雖然我認定這件事不會有結果,
但危機如果確定發生,那還真的滿嚴重就是。

然後就是報紙上說「九把刀要控告高中生抄襲他文章」這個錯誤標題事件,
兩件事情都讓我有一點點感觸。
(九把刀事件懶人包)

但在我的心裡仍舊存在一堆破碎段落時,
宅男界的泰斗朱學恆卻又把我心裡的話用很屌的態度說了出來。
朱學恆的這段話
差點讓我沒有動力寫這篇文章。

不過想想,也許我哪一天會把自己的這些想法重新編輯一下,寫給我自己的學生看,
然後,
某鼎最近BLOG更新迅速,
所以還是努力的重組一下心中的碎片吧。


在繼續閱讀之前,
如果你看完了朱學恆那邊,
覺得已經很有收穫,或是覺得他根本在鬼扯的話,
那就不要浪費時間在我這篇文章上了。

聽對的話!

我自己的事件撇開不提,
先說說九把刀的事件好了。

請先看看奇摩新聞的「九把刀查詢
可以看到最熱門、最近期的幾篇,
都是在說明九把刀要控告一名高中生抄襲他文章的事件。


但如果我們回到九把刀的網站,
可以瞧瞧他自己對這件事情來龍去脈的說明:(沒太多耐性的人,可以從5看起)
2008年第一場戰鬥(1)這是我媽媽
2008年第一場戰鬥(2)那個女孩流著眼淚
2008年第一場戰鬥(3)我決定隻身赴會
2008年第一場戰鬥(4)媽,你養我養得很好
2008年第一場戰鬥(5)逆流的眼淚
2008年第一場戰鬥(6)污濁的海嘯,去你的再見
2008年第一場戰鬥(7)Die for something. YES, but NO.


然後是宅男界泰斗朱學恆對九把刀事件的看法:
孩子有狀況,大人該負責!
專家不願或不能負責,就由網友來負責吧!

引用就到此為止,
如果有人對該高中生的著作及說法有興趣,
請自行參閱懶人包網址,個人不花篇幅贅述。



現在挑比較有趣的幾個點來談。


首先,最先發難這件事情的是蘋果日報,
在標題上使用「九把刀控告..」等等的字眼也是由蘋果先開始的,
但如果我們對照九把刀自己的說法,
其實他從一開始到目前,
完全沒有想要提告的意思。

但這樣的一個訊息,
卻是我在新聞大肆報導後的兩天,
才終於看到網路上有人幫九把刀澄清:「九把刀說他從沒有要控告某人的意思。」
那也就代表了,
如果不是像我這樣閒來無事逛網路的人,
可能到五年十年後大家提到九把刀,
只會有一個「就是那個自以為書賣的不錯就要告人家抄他文章的小作家」的印象。

這種錯誤的形象,
可能在某些人的心中一輩子都無法扭轉。



真是一個何其可怕的事情,
我們賴以為用來瞭解這個世界的媒體、媒介,
其實都很有可能,是在告訴我們錯誤的訊息。

網路上朋友寄來的EMAIL,告訴你在ATM把密碼倒著輸入,就會連線到警局;
新聞上,告訴你某某里的里民,因為電磁波導致該地區頻生怪病,所以要拆基地台;
政論節目,告訴你國家經濟之所以衰敗,只有一個姓陳的人需要負責任。



可怕的不是這麼多訊息其實其中互有矛盾、而且可能都是錯的,
更可怕的,是你就這麼相信了其中的某一些,而且你從此開始否定跟你持相反意見的人。


並不是希望你永遠不要相信別人,
而是在相信之前,要先問清楚自己,
是否真的看透了一切?是否需要「全然」的接受這個說法?
當然我們就算是得到當事人的回答,也不代表那就是他誠實的想法;
當然就算我們接受一個錯誤的想法,也不代表就會任憑自己受到傷害。

但如果我們因為接受到訊息而作任何傳遞、任何舉動甚至任何爭執之前,
確認一下消息來源的可靠性,
應該並不是個過份的要求。

就像「德國蟑螂牌」的規則一樣,
當我選擇將牌傳遞,並告訴你「這是一隻蟑螂」時,我就必須負起傳遞者的責任。


人如果期待發現真理,就必須時時存疑。




做對的事


我至今想起仍然會有點汗顏,
是我在網路上吵的第一場架。
現在想起,自己不過是一個逞口舌之快的小白目(現在好像沒差多少),
在自己的立場上,因為別人和自己角度的不同,
而將「差異」看做「對錯」來批評對方。


我沒有吵輸,但是我確實後悔了,
因為我知道討論很難有輸贏,「差異」不等於「對錯」。
我的後悔不是因為我的立場錯,
而是我確實的在文字上呈現出自己對事情瞭解的不夠充分,
最重要的,是我對別人、別的立場不夠尊重。


如果要人家尊重我的立場、我的文字,
那我有什麼權利先不尊重他們?
我至今在打任何字之前,都還會這樣反問自己。


做對的事情、說對的話,
在這兩件事之前,一定得先「聽到對的話」。
如果你對一件事情不夠瞭解,
你就有可能因著錯誤的資訊,
而站在錯誤的角度、為著錯誤的立場發聲。
而且,你的聲音朝著錯誤的方向,
即便大聲吼叫,也根本達不到你期待的效果。


我們不是聖人,
所以在動作之前,
只能先想辦法聽到對的話,
然後,相信自己是在作對的事、說對的話...

那麼即使我們偏離正確的道路,應該也不會偏離太遠。


我們收到了這個訊息,
這個訊息是誰發出來的?
這個誰就是源頭嗎?
訊息來源正確嗎?有多少是正確的?
我還可從誰得到其他相關的訊息?


如果在反問自己這些問題之前,
心中已經開始產生了定論、甚至身體已經產生了動作,
那麼我誠摯的希望這樣的人,
已經有足夠的經驗來讓自己的直覺趨於正確。

否則,
如果是為了錯誤的資訊而浪費一點時間去擔心憂慮,
我都覺得很不值。



有了正確的資訊,
才有辦法找到的立場,找到自己聲音的方向。
最重要的,
你才能找到對方的立場,
甚至,你可以找到對方退場的台階。

然後如果輸贏對你很重要,
那麼請你盡量將他的視線引導為和你一致,瀟灑接受下台,
而非死盯著他的眼睛,試圖踹他下台。

因為,我們很有可能還是錯的,
因為,這個台階也許是我們自己要下的。


該事情仍未結束,所以文章仍然要待續.......


此篇文章紀念一段自己在2004 年四月六日寫下的話,
自己到目前仍然奉行,
並且期許繼續保持。

『永遠檢視自己的口和自己的心是否相符,

永遠在認定自己正確的時候保持謙遜,

永遠對立場不同的對手給予尊重,

永遠給自己看到錯誤及承認錯誤的空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rdy0914 的頭像
birdy0914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irdy
  • 九把刀的文章當然是大贏,
    不過我比較喜歡寫知識份子的那幾篇。
  • 小泰
  • 嗯?想不到我竟然變成你潛意識裡不更新的藉口,真是不知該罵你還是謝謝你。
    @@2...

    九把刀跟高中生的冤仇我大致上瞭解,連文章也粗略比對過了,我想,九把刀的確是有理由懷疑,換成是我,我也會有相同的感覺。

    我想是水果日報害了雙方失去最後的和解機會,在我最新的一篇「爭一口氣的代價」,其實也是因為這件事而有的感想。

    在網路上,更可怕。事情鬧大了,天翻地覆後,鄉民、媒體最後拍拍屁股走人,他們還自覺自己做了對的事,而沒意識到被整的最慘正是他們互相支持的當事人。

    會有報應的,當這樣的風氣一發不可收拾後,我們身邊的人隨時可能會被類似這樣無厘頭的「媒體正義」整得體無完膚,欲哭無淚。

    所以我不喜歡水果日報。
  • 小泰
  • 是是是,有感動到。 XD
  • birdy
  • 我有說不更新是因為你嗎?
    我是說因為你的更新所以我才會有動力更新耶!
    這麼看重你,你應該要很榮幸啊!
  • 小泰
  • 其實我覺得雙方都已經過火了,看朱老大這篇「專家不願或不能負責,就由網友來負責吧!」,我會覺得,標題的「負責」已經可以替換成「公審」了。

    而像這樣只開在自己平台的調查(蘋果日報也有一個,要罵一起罵),其實就像鄭宏儀的民調與李濤的民調一樣,純粹只是做士氣的,給雙方支持者看的。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很多有智慧的人其實會被一些小把戲給蒙蔽,然後反而忘了真正該想的,不只是對與錯而已。

    我認為抄襲絕對是錯的,但是用暴力去逼人認錯難道就對了嗎?

    唉~倒底有多少人能瞭解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