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提過,
要讓「自己」成為話題,
有時這種「個體」反而會比「群體」要更難攻擊。

然後反過來,
讓對方從「群體」慢慢形成「個體」,
不能讓對方認為自己只是群體的一部分。

一定要把問題凸顯成每個人都要負責的。

=============以下為本文分隔線=====================

你跟同事說:「我覺得那些領國家錢的老師,真的像是米蟲一樣。」

你跟網路上的人說:「我國中時期的老師,讓我完全對於學校教育失望。」


你看著報紙、看著網路、跟朋友聊著天。


我看著報紙,看著網路,看著你打出的一串串文字。


我不能告訴你現在改變了什麼,我無法跟你說我身邊沒有敗類,也無法肯定的跟你說我不是米蟲不是敗類。


因為我無法為自己下定論。



但你其實不在乎,

你不會去想說這一串十五頁的文字,

確實對某個人造成了傷害。




明天太陽依然升起,你依然會去上班,

你依然看著報紙、看著網路,跟朋友聊天。

但是總有些事情會改變的,

因為只要有人說話,有人接收,就一定就會有人受到影響。



我們之所以會在教育現場,就是因為我們深深了解這個道理。




然後我們試圖,

不讓孩子受到這種影響。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