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在把孩子跟我們掛勾,

而是我本來就認為如果你在教導做人,

那麼你交給孩子的,本來就應該是你篤信而且身體力行的,

你堅持要怎麼對待孩子,

同樣就必須堅持怎的對待別人。

=============以下為本文分隔線=====================

其實,也不是說不能批評。

批評這檔子事,很多人會美化說:「因為在意,所以還願意批評。」

沒有什麼人是高尚到無法被批評的,
但也沒有什麼人是低賤到除了批評之外沒有別的論斷。


你們之所以口口聲聲說要尊重孩子,
要讓孩子懂得是非對錯,但又要顧及他的自尊。

不就是上面那兩句話的寫照?


我們之所以要兢兢業業,
是因為我們在孩子生命中佔據了很大的份量,
有些孩子的面前,就只有我們的身影、我們的聲音可以參考及學習。

我們縱使不是唯一,也是關鍵因素,
也因此你們要把某些枷鎖放在我們身上。



但你們呢?
你們對待我們的方式,
不正也呈現著你們最深痛惡絕的態度嗎?

百分之九十的責罰,加上百分之十帶有條件帶刺的鼓勵。



難道當你們是個群體時,
就可以讓某些人來負責鼓勵?而你可以選擇當個只負責批評的烏鴉?


對我們來說,
最應該要做的事,就是把每個孩子當做不同的個體教育。

但當你們變成群體時,
為什麼就要把自己當做群體人格中的一部分?


結論就是,
在群體中,
想辦法,找解決方式這種事情永遠會有比我有能力、比我更熟悉教育的人來動腦,
我的能力不足,是是是你們都想的很透徹,我只負責當烏鴉就好,我只負責呈現問題就好。



然後便是滿坑遍野的烏鴉。

我們都不是人,因為當人太辛苦。




艾爾帕西諾在女人香電影講過,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中,我總是知道哪一條路是對的,
我總是知道,
但我從來不去走,
因為那實在是TOO DAMN HARD!」


身為家長的你,
難道就可以因為輕鬆,因為有別人會負責向上,
然後選擇用完全負面的態度面對一件事情、面對一個群體、面對一個人嗎?

當你我面對面,只剩你跟我的時候,你會不會修飾任何一句你說過的話呢?


我並不需要知道答案。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