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在我實習的時候,
壓在我辦公桌桌墊下。

電影上常常出現,馬拉松或是什麼類似的比賽,
主角奮力的跑著,
突然舊傷發作了,,突然摔倒了,突然去救路邊溺水的小狗小貓,
這時候一定都是用慢鏡頭掃過場邊錯愕的觀眾,
然後特寫鏡頭對著主角奮力爬起的樣子,
一路噴著汗留著血拖著口水蹣跚向終點前進。
於是場邊觀眾轉而擁起熱情的掌聲,支持的吶喊。
最後主角一路神勇,直奔終點。笑了,帶著淚水和驕傲。


看電影的觀眾也開心了。笑了,帶著淚水和欣慰。


可惜現實中跟這個可不一樣,唯一相同的,
是你摔倒那一剎那場邊觀眾錯愕的表情。
過了那一秒,吃瓜子的吃瓜子,談戀愛的談戀愛,紛紛回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日子總是要過,你知道,他們更清楚,
跌落的那一刻,好言勸慰的是朋友,伸手援助的是兄弟。


於是你收起這些東西,努力忘掉其他的譏笑。
想起電影裡的主角最後美麗的結局,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可是現實的競爭者不會從你身邊繞過去,
大部分都從你身上踩過去,
不像電影裡的浪漫迷人,你每一次要爬起來,屁股就被別人踹一腳,
趴在地上想要看清楚,只看到別人鞋跟揚起的灰塵,迎面撲來,
唯一不變的是你臉上的血汗和口水。


摔倒要自己爬起來喔。


是的,大家都知道摔倒自己站起來,不過最麻煩的部分其實不在這裡,
麻煩的部分在於你摔倒後你的競爭者已經跑了多遠,
於是你拖著身體向前一邊用計算機計算著要多久才能重新追平競爭者,
然後你發現,如果你運氣不錯 + 兩倍的努力,
或許在幾年後可以成功。
或者,
當然…
你可以等別人也摔倒……


你說,噫?不對阿,我摔了狗吃屎爬起來,甩開大步,
我的競爭者一下就追到了。
我說,對不起,那是放屁,那個人本來就不夠格當你的競爭者。


你是身體爬起來了,還是連心都爬起來了?
你是身體跌倒了,還是連心都摔碎了?


每個人都有挫敗的經驗,為什麼有人最後能超越競爭者而成功?
因為當他爬起來的時候記得把心一起從地上撿起來,
那顆心鎖定著同樣的目標和同樣的競爭者。
大部分的人都不是,度過挫折期以後,隨便找了個接近自己的跑者,
努力了兩天,超越了這個不知名可憐人,
然後就像是看完電影的觀眾,心滿意足的笑了。


原本的目標呢?遠了,看不見了,就像是忘了有這麼回事一樣。
你的心,在跌倒那一剎那也跌碎了。
成功,不過是一次又一次自我降低標準的安慰。


於是你問,那怎麼辦?一輩子不摔倒?要怎麼辦?我現在還在地上泥堆裡?
我說,當你倒在地上的時候,還是要惡狠狠的緊盯著對手,
知道他超越你,你才有追回的一天。當你陷在泥沼的時候,
還是要眺望著遠方,忘了目標的水手一輩子無法返鄉。


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請聽我說,
一個人在很多不同的地方可能都有比人強的地方,
在困境的時候這些長處給了你信心,
請問問自己這些讚譽是否是你需要的。(記得大雄會穿花繩吧?)
在同一件事情與無數人比較當中,你也一定能找到比你差的人,
請問問自己這個人是不是你本來的對手。(記得大雄會跟小叮噹猜拳吧?)


straggler 12/02/00 歲末自勉
創作者介紹

鳥--不舉成名天下知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