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

日本知名的劇作家野島伸司,

專注於映照社會現實中最令人不忍正視的黑暗面,

藉此創造出許多部令人咬著牙才能看完的戲劇。

 

聖者的行進、無家可歸的小孩、高校教師、人間失格...

謀殺、罷凌、受虐、畸戀、障礙,

任一事件的發生都可能造成一般人生活的顛覆,

卻常常在野島的劇中一股腦的傾倒在主要角色身上,

讓他們在夾擠及鞭笞中匍匐爬向那等待許久的崖邊。

 

在「無家可歸的小孩」中,

主角相澤鈴失去了母親、被父親虐待,

唯一善待他的老師因故背叛...

任何一個片段都可以帶來毀滅般的結束,

而也或許,在任何一個片段放棄生存,都可能比撐到結局還要來得美好。

野島卻常殘忍的給予劇中人一條垂下的蜘蛛絲,

如同陪伴著相澤鈴的那隻狗,

既是繼續活著的寄託,也是苦痛之路延續的推手。

彷彿沒有讓觀眾們欣賞到希望與良善從心中徹底剝除的那一刻,

就不該讓角色們提早墜入地獄似的,

那條仍然受著偶師操弄著的蜘蛛絲。

 

 

微光的存在若是引導著無盡的黑暗,那是否可能比黑暗本身還要殘忍?

 

birdy09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